您好!欢迎您光临(四) 清柱传奇(四)——风云事业_点燃寂香! 聊天室 I 论坛 I 企业建站 I

会员注册

I

本站搜索

I

收藏本站

当前位置:首页 >>>小说原创>>>(四) 清柱传奇(四)——风云事业
时钟
最新图文
更多……
统计数据
    会员总数:11
    今日文章:0
    文章总数:158
    今日访问:1
    本周访问:12
    本月访问:171
    访问总数:28020
本站投票
(四) 清柱传奇(四)——风云事业
发表日期:2006/6/27 23:59:00 出处:湖南作家网 作者:bingge 发布人:bingge 已被访问 730

 

    天子山这个集幽野神奇秀为一身的风景区,历史上曾经历过几度繁华与衰败,几乎成了时代的一个缩影。解放前人们为了躲土匪和抓壮丁,纷纷上山居住。那时山上有三十多户人家,也算热闹的。解放后没有了险情,人们又嫌这里峰高路险,穷山恶水,交通不便,纷纷搬下山,山上一度人丁稀少,一派萧条。到了六十年代中期,城里不断往这里输送劳动改造对象,山上办起了“五七”干校和农场。七十年代初,一批长沙、上海、北京的知青来到山上,他们热情似火,干劲十足,战天斗地,办起了农校,山上又热闹起来。此后许多人陆续回城,只剩下世居户,山上又恢复了从前的清静。
    直到改革开放,国家开发旅游事业,尤其是武陵源区政府成立以后,政府将旅游事业作为支柱产业,武陵源也成了新兴的国际生态旅游区。在旅游经济热潮的烘烤之下,沉睡了多年的天子山开始苏醒了。人们开始看好天子山这块风水宝地,淘金者纷至沓来,陆续不断地上山一展身手。
      
    结婚后在空壳树住了一段时间的清柱,重回天子山,寻找发展的机遇。他们看准了位于石家檐贺龙公园门前的小餐馆。小店年租金是三千块,那时刚还完结婚欠下的帐,华英肚子里又有了伢儿,家里剩下六十块钱,要盘下小店,难哩。华英一心想成就清柱,顾不得大着肚子不方便,急着要去泗南峪娘家借钱,清柱扯着婆娘讲:
     “你做了姓彭的嫁娘子,这些事不要你去出头。我堂堂男子汉,要你一个快生伢儿的女人家到娘家借钱,觉得羞耻。”
      清柱平时人勤心善,好帮助人,人缘好,不出几天就找朋友借齐了租钱,小店就这么风风火火地开张了。没有本钱,就从卖稀饭开始,等生意慢慢地做了起来,他们的女儿也落地了。

    一年下来,还了当初借款,毒巴巴地赚了一万块。这对清柱讲,是个极大的鼓舞,他们一年到头辛辛苦苦,甚至连幼小的女儿都跟着吃苦,总算没有白忙。女儿稍大了些,儿子又落地了。请了个师傅炒菜,一个服务员帮忙。清柱负责在外面招呼客人,华英在家里负责算帐,生意一天比一天红火起来。两年下来,又赚了三万!天子山风景区飞速发展的旅游事业带来了无限的商机,他们商量着将生意扩大。就在这时,天子山风景管理局要拆除贺龙公园门前的房屋,因为业主没有办理有关手续,房屋属违规建筑,必须拆除。清柱他们只好带着一双儿女下山,回到空壳树老家,等待时机。
   
    那天清柱下地了,华英正在家里剁猪草,村里一个人跑来喊她:
     “嫂子,天子山的彭松洲带口信,让你们上山帮他盘新修的旅馆去。”
      华英喜饱了,把清柱叫回来商量。
    “旅馆修在么子廊场?一年好多租金?有好多铺位?”清柱比婆娘更心急。
     来人讲:“茶盘塔三所那儿,离仙人桥有里多路。一年八千,二十几个铺。”
     “华英,我看这事干得。茶盘塔三所是游客必经之处,仙人桥又是天子山著名风景点。凭我以前的导游经验,这绝对是个商机。再说彭松洲是天子山农场的场长,他修的屋生意绝对不会碰到扯皮的事,既使有也好解决。”华英望着男人笑了起来,心想自家男人现在讲话怎么跟老板一样。意见取得一致,就打点行理,带着儿女上了山。他们先试着与业主订了一年合同,一年下来效益不错。
      
    一九九二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官员到武陵源考察,武陵源被列入《世界遗产名录》,被誉为“地球纪念物”。武陵源世界自然遗产的独特性质和很高的美学价值也给景区的人和经营户带来了巨大的经济效益。清柱与业主签订了继续承包五年的合同。

    这一时期,景区原有的设施自然淘汰,经过几年的努力,天子山上的经营户积累了一定的建设资金,一时间,山上到处搞改造,兴建了许多临时经营摊点,山上的生意越来越火,游客越来越多,清柱那个二十几个床位的小旅馆实在太小,旅游旺季时根本不够用。聪明能干的华英心里早有了主意:
    “清柱,我们现在手里也有点钱。不如我们把两个娃儿送到娘那儿去,把附隔壁的几家都承包起,连成一个大旅馆,放开手脚干一场。”
     “我也想这件事。我从小没读到书,家里穷,没办法。现在我有这个条件,绝不能让儿女当一世的睁眼瞎。我想好了,在城里买屋,送儿到城里读书,让你娘去管家,再请个保姆帮她,就可以放开手脚做事了。”
      按计划安置好,就着手扩大旅馆。他们承包了四家人的房屋,与各家业主分别订下了十年的承包合同,边营业边建设边改造,总共投资了三十几万元,将旅馆扩大成二百个床位的大旅馆。正是景区建筑改造、新建的高潮时期,天子山景区内车来车往,游人如织,宾馆旅店商家摊点林立,出现了前所未有的繁华景象。
    清柱把他们苦心经营多年的旅馆取名为清华酒店,寓意夫妇二人共同努力,经营他们的事业。
      

    景区旅游经济的热潮一直持续到一九九八年秋天。
    九月,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专家组对武陵源世界自然遗产进行五年一次的环境监测,其结论是“武陵源现在是一个旅游设施泛滥的世界自然遗产景区”。它警醒昏热中的人们,过度的开发和无序的管理及服务阻碍了旅游整体素质,景区日趋严重的城市化倾向所带来的一系列问题,严重地威胁着世界遗产的原始性、自然性和生物多样性。
  《武陵源风景名胜区景区违规违法建筑治理方案》出台了,明确规定景区违规建筑拆除工作的范围和内容,一场世纪大拆迁已迫在眉睫。房屋搬迁问题采取逐步解决的办法,所以景区经营户和世居户对拆迁的问题并没有紧迫感。  清柱在继续扩大经营范围,谋求更大的发展。
    二00一年三月,他以五十六万的年租承包了天子山风云宾馆,这时山下的拆迁办已开始运转。 旅游旺季还没到,山上冰雪刚刚融化,清柱请了二十几个工人进场,总共投入了一百二十万元资金对风云宾馆进行装修改造,好迎接五月份的旅游黄金季节。四月底,拆迁工作组上山通知他停止装修,讲山上的房屋今年要拆迁。
    看热闹的人讲:“年年喊搬迁,都喊了几年了,也没见动真的。没有那么快的。”
      清柱不晓得,在山下,拆迁前的摸底工作正在进行,工作人员在日夜加班,谋划景区拆迁的方案。
      五一旅游黄金周如期而至,新装修的风云宾馆照常开业了。清华和风云两个宾馆加起来有五百多个床位,清柱每天半夜就起床出发去城里采购,常常是通晚没睡。华英在宾馆指挥,忙得也是不知晨昏。从五月一日到十月一日,整个旅游旺季,都如往常一样过去。
      


    八月二十日,山下水绕四门环保山庄一声巨响,天子山景区世纪大拆迁第一炮打响了。风闻山上要拆迁,没见动静,山上的人也就不去想这件事。滑头的人着手卖了经营的宾馆,愚钝的人就掏钱买了,拆迁工作,经营活动,象两条暗流,默默地向前滚动。
     十月八日,清柱终于接到了正式书面通知,取消所经营宾馆的营业执照、发票,停止营业,准备拆迁。这一切来得似乎太猛,与所有的经营户和世居户一样,清柱他们一时也不知所措。天子山上,人们惊慌、痛哭、愤怒、叹气,更多的人是茫然不知何去何从,热火朝天的生活象使了定身法,一下子被冷冻起来。
    在山下,凡涉及到景区拆迁的单位、乡镇、村组的二百多名干部、群众参加了景区房屋拆迁动员大会。不久,负责拆迁的工作人员分片进驻拆迁区域。
      在天子山景区召开的群众大会,清柱次次都去参加,但他却成了十足的旁观者。因为自家不是业主,根本不是拆迁的对象。而拆迁与他却紧密相关,他的所有家业都投在租赁的宾馆上,而这些宾馆房屋的业主才是名正言顺的搬迁户。
      有一天拆迁办主任找到清柱商量:“清柱,拆迁办想搬到风云宾馆办公,每天补你二十元一间房,每人伙食费五元,你看行不行?” 
     “可以。反正空着也是空着,拆迁是国家大事,应该支持。”
      清柱的气慨,天子山上的人谁都晓得,上山这么多年了,他行善积德,帮过不少人。有些人管不好自家的娃儿,就交给他管,他不想那些娃儿走邪道,收下他们,给他们找事做,娃儿们也听他的。在天子山,清柱有很高的威信,许多人都听他的,他对拆迁工作的态度,至关重要。
      主任讲:“清柱啊,我晓得这点钱根本还补不到那点空调费,但是我们资金比较紧,更多的又想用在刀刃上,你懂吗?”
     “我懂,国家想做件事不容易。”
      


       清柱没有文化,也不会算帐,每次和人分帐时,他就气慨地说:“算了,一人一半。”在这次搬迁的问题上,清华酒店那边,连同酒店购置的资产,他也是和业主平分的,就更不用说什么扩建费、改造费、装修费了。结果得到拆迁和退还的房租款一共才三十万元。按政府规定,被拆迁的经营房屋只有达到八百个平方的才能享受山下选址修建宾馆的条件。经过清柱多年的努力,清华酒店的五个业主,原来一个也没够条件,现在全部享受山下建房的优惠条件。而清柱在清华酒店却损失了一百多万元。风云宾馆这边按协议业主退他一部分租金,所有剩余的东西都留下,又亏了一百多万。在这次拆迁中,清柱损失三百多万,元气大伤。
    见多年辛辛苦苦的血汗化成泡影,华英想不通,跟清柱闹,他只好劝她。因为拆迁办在风云宾馆办公,宾馆留下客房、餐厅、厨房、保安共十二名员工,为了给这些员工发工资,清柱请几个民工,找了份处理拆迁垃圾的小工干,维持正常的开支。拆迁办的工作人员实在不忍心,便请示政府特批风云宾馆暂时做少量的营业。
    
    清柱平时无事,跟着工作组在山上到处转悠,他在天子山上待了十六年,人熟人缘又好,现身说法给搬迁户做工作比工作组有效得多。拆迁工作组没有车,工作人员出门完全*走路。天气寒冷,山地泥泞,工作人员回来两脚厚泥带进宾馆,时间一长,脸也被风雪吹冻得象块黑炭,个个都成了包公。
    “主任,我给你们四位每个买了一双胶靴,免得天天弄得一腿子泥巴。如不嫌气,我的车就租给你们用吧,租钱就随便给点,补个油钱算了。”清柱觉得拆迁办的工作人员太辛苦太不容易了。
     “清柱啊,我们晓得你这次亏了三百多万,是损失最大的。在这种情况下你还这样支持我们的工作,叫我们都过意不去了。”主任声音有些打哽
      清柱笑笑:“主任,你说哪里话,我上山时只有六十块钱,现在有几百万了。在从前,我一个又穷又没文化的人,是想也不敢想的。现在我损失三百万算得了么子?景区就这么几座山几块岩头,我们不保护好它,别个若是不来看了,我又当么子老板呢?”
      “一个没文化的人,比我们有些干部的觉悟都高。多几个这样通情达理,舍小家为国家的人,我们的拆迁工作就好做了。” 主任在给领导汇报工作时,说起清柱的所作所为,感慨万分。
     清柱的行为感动了政府,作为特例,他获得了享受景区业主的同等待遇,有下山选址建房继续经营的权力。
      清柱没文化,但他懂得道理。 

 
   
   

 

双击自动滚屏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上篇文章:[原创]博客——心灵自由舞蹈的领地

下篇文章:[原创]文学的卡拉ok

 相关评论:

没有相关评论

 发表评论:

身份选择:会员 游客(游客不需要输入密码)
用 户 名: 密 码:
评论内容:
(最多评论字数:500)

点燃寂香(二站)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进入管理 | 关于站长 | 本站搜索

联系电话: 联系人:

琼icp备090051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