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您光临我在夹山寻旧梦,我走在旧梦中_点燃寂香! 棋牌 I 论坛 I 企业建站 I

会员注册

I

本站搜索

I

收藏本站

当前位置:首页 >>>走玩山水>>>我在夹山寻旧梦,我走在旧梦中
时钟
最新图文
更多……
统计数据
    会员总数:11
    今日文章:0
    文章总数:158
    今日访问:5
    本周访问:20
    本月访问:56
    访问总数:27318
本站投票
我在夹山寻旧梦,我走在旧梦中
发表日期:2006/5/29 14:39:00 出处:我的博客 作者:bingge 发布人:bingge 已被访问 767
引子
  
  喜欢夹山的宁静和沉沉的历史感,喜欢一个人边走边想的感觉。现在写这些文字,空气里飘来了香樟的味道。这个叫碧岩泉的宾馆很幽静,三层楼房高的樟树林荫及每一座楼房和弯曲的小路,又高又粗的樟树几经百年风霜,是夹山最好的历史见证。
  
  (一)
  
  晚饭在田野边的农家吃,桌子摆在门前的露天里,都是爽口的农家菜,身后有鱼塘,听得到聒噪的蛙鸣,两边是已经鼓夹得沉甸甸的油菜田。胃口太好是因为所有的风景都成了我的下饭菜,吃完就丢下一桌大谈音乐的人去看菜园,看田埂,看吃草的白羊母子。其始它们非常紧张,张着耳朵警惕地盯着我,也不啃青草了,我们对视着,最后以我学它们叫唤而妥协——咩……咩……!
  
  这个时候,一个人做一回快乐的另类有什么不好?兴许你在这个世界还没有它在那个世界活得那么滋润。假如我能吃草,我肯定不会放过脚下肥绿的草儿的。慢慢地,它们对我消除了敌意,不再提防我,继续它们的悠闲,在我的脚边啃着嫩绿的青草。我得意地笑了,是不是因为我今天穿了白衣服?它们想:从哪里来了一只白衣黑裙的怪羊?
  
  鱼塘里,老人撑着小船过来,赶过去看他手里红色的塑料桶并无几尾鱼,没什么惊喜,他的情绪也不高涨,我懒得和他讲话。塘边有几伞荷叶的一角,中年男人拿着麻袋,把手里的小鱼网罩到水里。
  我问:你这是罩青蛙,还是泥鳅?
  他答:不是,是鱼。
  鱼也可以这样罩啊?
  哦,可以的。罩在这里不管它,明天早上来取。
  啊?那我今天半夜就来取,让你明天早上扑个空。
  要得啊要得啊,只要你晚上有那个闲心。
  我好笑了。
  他更好笑,笑着又罩下另一个网。
  我往回走时看着他一路罩过去,心里想我若真半夜起来恶作剧,他会不会骂得我半死?想着想着,越发觉得好笑。要是我被他骂了,我哪会气恼,我会更快乐。
  
  (二)
  
  大脑过度兴奋,昨晚竟然失眠。只是因为夹山太幽静,我听到鸟叫,听到蛙鸣,好象还听到了花儿次第开放的声音,还有风和夜阑在对话,植物草木起舞的轻影老在我眼前浮现。
  
  走在一条绿荫道上,两旁正在怒放着花儿的老槐树花香四溢,空气都是蜜甜的。这时大队人马要去灵泉禅院吃斋饭,我不能放过这个难得的机会,飞腿就跑,也不管自己穿着高跟鞋、长摆裙这样是否雅观,反正在春天开满槐花的绿荫道上裙琚飘飞也不错,尽管不淑女,但这个时候我要的只是快乐,要淑女干吗呢,假模假式!
  
  斋饭当然全素,一人两双筷子,一双吃饭,另一双夹菜。据说是因为出家人节约,不让每个人的口水弄坏了菜,剩下的明天还可以吃。这个理由真的一点都不佛道,在我这儿太没有说服力了,我一直不信,但也不好再问了。饭前要诵经,夹好所需的菜饭坐在位子上无声无息地吃,嬉笑和弄出声响都是不合适的,享受别人劳动的成果是一件非常严肃的事。为了对菩萨表示恭敬,饭后大家排着队伍给饭堂供龛里的菩萨拜三拜,然后往功德箱里象征性地丢了点钱,并不多,三块,五块,十块。走出饭堂,见门边有一副对联:三德六味普同供养,擅波罗蜜具足圆满。
  
  (三)
  
  灵泉禅院建于唐朝咸通年间,历经唐、宋、元三朝御修,明末清初李自成归隐此山,为奉天大和尚,在此隐居20 多年里,他大兴土木,不断修缮此院。据说在离此院不远的临澧县的蒋家大院所出的一个大文学家丁玲就是他的第21代孙,这是有历史考证的,并非我在此胡诌一气。
  
  因曾经来过此禅院,对以上的历史典故我都无兴趣,想看到的是一些别人看不到的东西了。
  
  饭堂对面墙上一块叫《吉祥草》的板报引起了我的兴趣。上面总共就三个内容:用佛道的意蕴阐述和谐社会;一个叫“齐东野”的僧侣写的佛教哲理诗;两则佛理故事。
  
  佛道眼里的和谐世界是什么呢?不同的国家、民族、宗教,共同致力于建设一个持久、和平、共同繁荣的和谐世界。这不就是佛教所提倡的“大同世界”吗?我们到现在才来提这个和谐社会,其实一直是佛道所教义的东西,谁还说佛教不是智慧的?
  
  佛教讲究“和谐世界从心开始”,这个提法多好!什么东西不是由心带来的,天大不算大,人心第一大,把心定好位置了,什么问题摆不正位置?所以说:心净国土净,心安众生安,心平天下平。这是佛教的根本理念。发扬这个理念,争取实现“人心和美,家庭和睦,人际和顺,社会和谐,人间和美,世界和平”的愿景。佛道这种根本理念,从这个层面上来看,岂不是和我们提出的共产主义有异曲同工之效吗?
  
  那首叫《莫活得太累》的哲理诗对现实生活具有很强的指导意义,我一再咂摸,深得其味,佛道的大度和超然,不是谁都能学得来的,它实在是需要时间的磨练,内心的体会,才能得个中真味。
  
  (四)
  
  与一个老和尚攀谈起来,问他饭堂的对联大意,他的解释让我心服口服,毕竟他是佛道之人!说的是:我们所有的人都是佛来普渡,佛来供养的,包括我们的生活和我们的思想,要追求到佛法最高境界才算是功德圆满。波罗蜜——佛教最高深的经书。
  
  说得投缘时,老和尚拿出一本《正信的佛教》的书,站在大殿的檐下给我大声朗读。阳光穿过遮天古樟,斑斑驳驳地照在我们的身上,这是时光的影子在晃悠吗?我们沐浴在佛的光华里,内心充盈温润,仿佛荡漾着一片澄明湖水。老和尚已经出家12年了,40多岁进禅院,已经是60多岁的老人了。他得益于佛的供养和沐浴,脸色红润,身轻体健。他转身入殿拿了一个青苹果递与我:阿弥托佛!你今天与佛有缘,这是经过佛祖开光的,你拿去吃吧。
  最后老和尚把那本书也送给了我,得到这两样东西,我真是受宠若惊了。
  
  是不是我的虔诚让佛有所觉察呢?我想我也是与佛有缘的人,多少次去寺庙礼佛,我都不是去简单地烧香拜佛,一定是要去深刻地领会佛道的。随着年龄的增长,越来越觉得佛道里的很多东西可以当作人生哲理去领会去实践,这是青春年少时无法企及的高度。
  
  此番来夹山,有个心愿,想见到夹山灵泉禅院的明禅大师。这是一个佛家高人,和他成为朋友一定能得到很多人生教益。很不巧,他去常德的寺院了,那里也由他掌管。我原以为大师肯定是个德高望重,七老八十的长老一样的人,现在才知道明禅原来只有42岁,毕业于北京佛教学院,是湖南华容人。很遗憾没有见到他,虽然说石门不远,起意来这里也是要缘分的。总是被一些俗事缠着,没有那么放松。原来总认为佛道之人六亲不认,面孔森严,其实不然。老和尚说:我们每年还是有假期可以回家看看的,谁都有父母姊妹,我们清明节回家扫墓,看望亲人。
  
  告别老和尚,踱步于禅院大门放生塘上的曲桥上。塘里刚刚放养了鱼苗,千百尾小小的鱼苗在水面上像墨云一样地翻滚、沉没、浮现,绿色夹带红花纹的龟们在水里扒拉着四爪,伸出头来看人看风景,还有的两两嬉戏,更多的龟趴在假山上懒懒地晒太阳,恋爱中的龟抱在一起享受着大好春光。听说这里的龟很多都是僧人们在外面买来放生的。这水里还放养了蛇,所谓龟蛇一家,他们和平相处,其乐融融。原来佛道是不轻慢另类的,这里是另一个理想中的“和谐世界”。
  出了大门,我要去玉带湖。
  
  一座山没有水等于一张脸没有眼睛,也就没有灵性,这是我在游历很多山水以后的深刻体会,石门人懂得这一点,所以他们在本无水的夹山开凿了一泓大大人工湖,水上建了休闲的九曲回廊和红瓦白墙的茶舍,这样就有山光、水色,楼台水榭的倒影,一幅画一样地在波光凌凌的水里荡漾,荡漾……水边是一带郁郁苍苍的矮山,长长地,像一条静卧的青龙,冥冥中预示夹山此地乃藏龙卧虎之地。
  
  (五)
  
  碧岩泉宾馆通往碧岩泉饭庄的路边有一条新修的水泥路,这不是一条普通的路,这是通往抗日名将郑洞天灵魂休歇的处所。路的尽头是一个小小的山岗,山岗上成片的樟树在阳光下闪着新绿,郑将军大理石镶汉白玉的墓碑就立在山岗的正中央,庄严肃穆,犹如白虎过山,威风犹存。据说郑将军的属相就是虎。
  
  将军是1924年黄埔一期的学员,曾经参加东征、北伐,历任国民党革命军营、团、旅、师长,“七.七事变”、保定保卫战、台儿庄大捷、武汉大会战、昆仑关血战、鄂西会战、第二次长沙会战,他都屡创敌顽,战功卓著。1948年辽沈战役决战的重要时刻,他脱离国民党,归于人民,建国后长期致力于中国的社会主义建设事业,曾经历任水利部参事、国防委员、政协三、四届委员、五、六届常委,五、六、七届民革中央副主席,黄埔同学会副会长,为中国人民的革命事业和社会主义建设事业奉献了毕生精力。1991年他病逝于北京,那一年88岁,他一直在北京的八宝山公墓里,直到今年清明,家乡人民给他在夹山最好的风水宝地,让他魂归故里,长眠于夹山的香樟林里。
  
  让我惊讶万分的是,我的湘西系列散文集《栀子花儿开》里一篇叫《深谷幽兰》的散文中的主人公,土家族才女幽兰致力教育事业,抗战时期只身去九澧中学教书。原来九澧中学就是现在的石门一中,竟是郑洞天将军于抗战时期会同友人创办的!前天路过那里,曾在它门前因故小停,早知如此,我是一定要去看看这个昔日的九澧中学的。它在我的作品中已经出现过不止一次了,最初的一篇小说《月满西楼》中两位主人公对诗时就提到了“九澧”,但我并不清楚它在哪里,它的具体情况如何。若是了解多些,当时会不会写得好一些呢?我总对自己的作品不满意,文学创作也是遗憾的艺术。
  
  此时对将军更加多了一层景仰,他对家乡的教育事业是有巨大贡献的。如今石门中学是省重点中学,每年要为国家高校输送一批优秀人才,这些人将来都是国家的栋梁之材。
  
  一个人很多年以前的一个创造也许会影响到一个人,一个地方,甚至一个时代。我知道在我父亲青春的年代,湘西大山里的青年总是山路水路地跋涉奔赴九澧求学,从这里走向山外世界的。
  

 

双击自动滚屏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上篇文章:[原创]2006.5.14,肝胆俱碎的母亲节

下篇文章:那美好的过去的时光(原创)

 相关评论:

没有相关评论

 发表评论:

身份选择:会员 游客(游客不需要输入密码)
用 户 名: 密 码:
评论内容:
(最多评论字数:500)

点燃寂香(二站)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进入管理 | 关于站长 | 本站搜索

联系电话: 联系人:

琼icp备090051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