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您光临[原创]走玩黔东南——银坛玉梅_点燃寂香! 聊天室 I 论坛 I 企业建站 I

会员注册

I

本站搜索

I

收藏本站

当前位置:首页 >>>走玩山水>>>[原创]走玩黔东南——银坛玉梅
时钟
最新图文
更多……
统计数据
    会员总数:11
    今日文章:0
    文章总数:158
    今日访问:1
    本周访问:12
    本月访问:57
    访问总数:27773
本站投票
[原创]走玩黔东南——银坛玉梅
发表日期:2006/2/14 0:12:00 出处:椰树下 作者:bingge 发布人:bingge 已被访问 734


    那个爱在月光下,荡在秋千上,美在佩环中,妙在芦笙边,醉在大歌里的侗寨银坛;  那个充满传奇和忧伤的爱情传说的侗寨银坛。

    随着山坳土路尽头闪出的人群和耳鼓里嗡嗡嘤嘤的芦笙吹奏声,我的心旌慢慢地张扬,张扬开来。

    姑娘的佩环叮当响,小伙的芦笙高过天,船头绣鞋花朵朵,深紫侗布亮光光。迎客歌听了,“叭(biang)当”酒喝了,在一片“堪巴啦!”“欧欧欧!”的叫喊声中,被大姑娘牵着,小伙子挽着,小娃娃簇拥着,晕晕乎乎地踏上进寨的土路。

    巍巍的鼓楼,潺潺的小溪,错落的晾禾架,殷实的水上粮仓,干栏式的吊脚木楼,家家盖着鱼鳞般的小青瓦。鼓楼边大大的芦笙坪上,老人在歇息,小孩在嬉戏,鼓楼背依的山坳上,一棵古老的榕树浓荫蔽日,树下的秋千可以荡齐天上的白云。好一幅依山傍水,风格古朴雅致的侗家风情画,让人充满无尽的遐想。



    一位青草般的侗家姑娘,在土路左边田坎下,隔着攒攒的人头,朝我浅笑。在青草和野花摇曳的背景映衬下,那含露的眼睛,密密匝匝的双睫,雏鸡一样毛茸茸的可爱。她恬静而清淡的笑靥,是一轮静美的满月,在人群中冉冉升起。
     
    人群中的我,不经意与那双眼睛相遇。断定只有这银坛的溪水才能洗濯出如清澈的眼睛。

    到鼓楼里敬过神,坐在芦笙坪长长的木凳上,等待侗族大歌演唱的开始。姑娘们站成弯弯的两排,阳光下侗裙、银饰流光溢彩,就象两道彩虹。人们在等待,等待黄莺出谷,等待流泉飞瀑……歌声一起,心之重门便随之洞开,层峦轻移,白云出岫,山涧清泉飞流而下,跌成珠沫纷纷,绽放异彩。众声一合,恰似松涛阵阵,一如风歌回荡,百鸟啾啁,不绝于耳。我的每个毛孔都在胀痛,每一根血管都在澎湃。500年前,银坛的祖先为了忠贞的爱情,“相搭”(私奔)到此,生存下来,繁衍子民,保存和流传了古朴浓郁,神秘神奇的民族音乐。让清泉的光芒,草汁的芳香,人与自然尽情交流的和声,成为侗家献给人类最精美最丰厚的礼品。这样一个坚韧、智慧、美妙、平和的民族,让来自滚滚红尘中脆弱的我感慨无限。
      
    我的双眼,如同山溪涨满了潮水。


    透过朦胧的泪光,看到那青草般的姑娘在大歌队伍里露出惊异的神色,甚至忘了歌唱。大歌唱完,这位叫玉梅的姑娘走过来,拉着我的手用生硬的汉话问,姐姐你这样悲伤,我好可怜你。
      
    我说我不是悲伤,是感动,侗族大歌感动了我。她说听到大歌的人是幸福的,你应该笑啊。是的,准确地说,我是幸福得哭了。玉梅不懂,但她显然是放心了。她上场表演侗家婚俗,当她的新娘去了。
      
    下场后,玉梅听说我是土家人,更多了几分亲切。她拉着我的手说,姐姐去我家玩吧。听了这话我差点喜晕过去。我象一个孩子,被玉梅牵着,走过小溪,走过石桥,走过田埂,踏上了她家的木楼。玉梅的妈妈不会也不懂汉话,但她花朵一样绽开的笑容让我无比感动。我就那么和玉梅依着吊脚楼上的美人*,惬意地说一些家常的话。当知道十九岁的玉梅没读过书时,我惋惜地说,不识字将来你怎么能走出去?玉梅说银坛好啊,我一辈子不想出去。外面好不比家乡好。


    问玉梅有没有行歌坐月找到心上人,她说没有。我问是不是妈妈不同意。她说不是。500年前老祖宗来银坛后,认为自己在婚姻上受过父母阻挠,绝不能让子孙再受苦,于是立下规矩:从此父母不得干涉儿女婚姻,儿女自己做主。侗家女儿成婚后,可以不落夫家,在女方生崽之前,男女双方都可以行歌坐月,寻找意中人。
    
    我问玉梅最远到过什么地方,她指着板壁上挂的一张她披着及膝长发,身穿红色婚纱的照片说,我去过从江,这是我在从江县城照的,好看吗?我说不好,还是穿侗裙好看得多。玉梅眨着毛眼眼不好意思地笑起来。
       
    板壁上的照片大多都是玉梅与外面客人的合影,那都是一些专业水平很高的照片。看来银坛这块净土不久也会消失的,探索的脚印多了,净土自然不成其为净土了。想想真是遗憾。


    告别玉梅的母亲,和玉梅手牵手走下木楼,踏上了离开银坛的山路。在路旁的小凉亭下,玉梅舀了一瓢清泉水给我喝。她说喝了这清泉水,就会记得银坛。我真的至今难忘银坛。
       
    到坳口分手时,玉梅忽然幽幽地对我说,姐姐我不想嫁出去,不想离开银坛。汽车的喇叭声在催促,我转身抱一抱玉梅,在她耳朵边悄悄地说,就在银坛找一个心上人,别嫁  出去。玉梅害羞地笑了。
       
    车上车下的人都在挥手,渐渐地,玉梅定格成坳上的一道风景。

 
 

 

双击自动滚屏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上篇文章:[原创]风中雪莲般的男子

下篇文章:我这样来理解人

 相关评论:

没有相关评论

 发表评论:

身份选择:会员 游客(游客不需要输入密码)
用 户 名: 密 码:
评论内容:
(最多评论字数:500)

点燃寂香(二站)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进入管理 | 关于站长 | 本站搜索

联系电话: 联系人:

琼icp备090051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