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您光临清柱传奇(三)——智取婚姻_点燃寂香! 聊天室 I 论坛 I 企业建站 I

会员注册

I

本站搜索

I

收藏本站

当前位置:首页 >>>小说原创>>>清柱传奇(三)——智取婚姻
时钟
最新图文
更多……
统计数据
    会员总数:11
    今日文章:0
    文章总数:158
    今日访问:1
    本周访问:12
    本月访问:171
    访问总数:28020
本站投票
清柱传奇(三)——智取婚姻
发表日期:2005/10/19 14:44:00 出处:未知 作者:bingge 发布人:bingge 已被访问 832

 

 

       清柱的一个朋友从空壳树搬上风景区天子山住,他跟上天子山玩了几天。那时天子山景区还处在规划和招商引资建设时期,山上接待设施少而简陋。清柱那位朋友在天子山第三招待所当厨师,因为举行婚礼要耽搁几天,托清柱代班。清柱有过当厨子的底子,游客对他做的饭菜非常满意。他人勤快又活络,别人也非常喜欢他。

    有一天一帮游客迷了路,请清柱当向导。那时他刚上山,对天子山的线路不清楚,领着游客在山里乱窜,天大黑才走到目的地,别个给他十五块钱的导游费。第一次尝到了做导游的甜头,清柱从此后就开始跟别个踩线,学做导游。他没文化,不识字,听别个导游讲解,一句句地背下来。
   
    后来天子山修公路,清柱就去修公路。公路修到泗南峪时,他的一个卖酒的亲戚常时到一家小酒厂进货,就给他给他介绍酒厂家的大妹子华英。华英家开这个酒厂,娘没文化就管家,爹有文化就管帐,家道还算厚实。她读完初中就被送到桑植县城裁缝铺学手艺,学完回来在泗南峪家里开了裁缝铺,一家人一年到头忙得小有进项。
      
    那一年华英二十岁,听讲那清柱二十五岁,长得牛高马大的,又没读么子书,她心里实在不愿意。华英是山里妹子,婚姻的事作不得主,她娘说先见见面她,她也就应承下来。
   


    介绍人带着清柱进家门,华英躲在房里不敢出来,幺妹子进来告诉她:那个人嘴皮又厚脸又黑,身子高大得象个无常。华英的心都凉了,想这个人肯定又蠢又笨,又好吃又懒做。饭桌上看见这个人长得如幺妹子所讲的高大,长相还不厌气人,一脸善相。讲实在话,长得不难看。吃完饭,他就帮着喂猪、打酒糟、取酒,忙了一整天。那人很少说话,偶尔说话,也尽量斯文,好象深怕别个发现他没文化。介绍人到华英闺房里来讨意见, 华英讲他长得太高,和我不般配。他没有文化,也和我不般配。再讲空壳树那个地方离我们泗南峪不远,可穷,我怕日后日子麻苦。
     
    “ 没文化可以学,穷,只要人勤快。这个时代,人勤快就能富。你嫌他高大,我还嫌你爹矮小哩,男人高大好挡风啊。我看这娃儿不错,我满意。”华英娘虽没有文化,却是个开通人。她原来当过妇女主任,看问题不小眉小眼。母命难违,华英勉强应承了。
   
  晚上,华英那读了几本书的爹想考考清柱,在未来的岳父大人面前他显得有些紧张。华英在隔壁屋里听她爹问:“北京去了吗?”
      “……”没出声。
      “南京呢,大吗?”
      “就那么大吧。”
      “长沙呢?”
      “去了去了。火宫殿的臭豆腐不臭不香,要臭才香。”
     “……”这次轮到华英爹沉默了,他在掂量不臭不香的意思。
     后来清柱告诉华英,长沙他的确去过,所以回答得很响亮。
   清柱反问  :“这些地方您老人家都去了?”。
    “呃,没。我在书上看的。”华英爹有些麻脸。
     清柱以后就再也不怕考他了,他摸到了老泰山的底子,不过也是半罐子。


      
    按规矩,订婚是要发八字的,只是清柱穷得叮当响,没能力做这件事。华英娘作主免了一切礼数,给他们订下了婚约。打从一开始,华英就对清柱不满意,只觉得母命难违,订婚以后对清柱同样不冷不热。
   


     清柱挂*在天子山茶盘塔的林业招待所当野马导游,他没文化不识字,却学会了看导游图。么子不会他学么子,不管么子事,他要学会了做好了才罢手。华英看在眼里记在心里,慢慢地觉得这人的优点了。空闲时候,清柱帮华英家卖酒。有一次他亏了四百块钱,没吭声,等当导游攒够了,把钱交给华英娘,华英娘夸他能干。华英看清柱这个人是一个吃得亏的人,老话讲得好,吃得小亏不吃大亏,不怕吃亏的人是可以干大事的。


    华英娘把清柱叫来对他讲:“我的姑娘是当裁缝的,你能在空壳树路边上修屋,么子时候修好了,么子时候我就嫁姑娘。要得不?”
     “要得!” 这话等于是军令状。
      
    清柱在山上拼命地干,这一次他发誓一定要把华英娶进家门,免得又落得像和秀芬那样的下场。到了旅游淡季,清柱下山动员华英娘上山盘个餐馆,不要在家死守酒厂。听了女婿的建议,华英娘花了三千块盘下一个小旅馆。清柱常带客人来吃住,有时也跑来帮忙。生意好时,华英娘干脆不开酒厂了,她把华英送到县城学裁缝,自己一心一意盘小旅馆,小旅馆的生意在清柱的帮助下越来越红火了。
   
    清柱怕华英在城里变心,就在她娘跟前敲边鼓:“娘,华英一个妹子家在城里学裁缝不方便。城里大,人多又复杂,我怕她碰到坏人。”
     “那你把她接上山帮忙算了。”华英娘看穿了他的心思。 清柱当即就赶到桑植县城,找到华英,也没来得及说明情况,背起缝纫机就往天子山跑。就这样,三个人一起开始经营小旅馆。三个人中,就华英有文化,帐自然就归她做了。她晓得清柱没有什么钱,担心他完不成修屋的任务,就在帐上做手脚,瞒过她娘,弄点小钱收起来。 每天和华英在一起, 清柱心里踏实多了。出于自尊,华英对他仍然不冷不热。他摸不透虚实,心急。



     有天晚上,清柱说华英我带你去捉蜯蜯,华英讲好呀。回来的路上,走在后面的清柱忽然停下来:
    “华英,我看我们分手算了。”
    “么子?”华英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我没文化,又穷,不配你。”
    “哪个讲不配?你没文化不识字,可你肯做又好学,还很聪明。还有,我有文化,我识字,我们不是正好配齐么?”华英这一急,一口气说了一大堆。
    “快走快走,回去晚了你娘会盘问。”
   
    华英回头看到清柱在后面偷笑,才明白进了他的圈套。
“讨厌!”华英捶了一拳清柱,他就箍着他不放了。清柱二十五岁了,他懂得摆弄自家的感情了。
     
      在山上当导游,一年下来攒得三千多块钱,按照华英娘的要求,清柱在空壳树路边修了三间水泥砖房,选了吉日,准备迎娶华英。
   
    九月初八那天,清柱带着村里的十几个后生,一早从空壳树出发,到三十里外的天子山镇泗南峪娶亲。身上只有六百块钱了,一路上他给自己不断打气:不管咋样,我这回是抢也要把媳妇抢到手。一路吹吹打打进了泗南峪,此时华英和她的姊妹姑嫂们正在闺房里哭声喧天,华英娘见娶亲的队伍已来,就红肿着眼走出去。堂屋里挤满了看热闹的乡亲,清柱叫了声:“娘。”将六百块盖礼奉上。其他亲戚非要八百块才发轿,清柱急得不得了,使了个眼色,娶亲的后生一拥而上,要动手抢亲。精明华英娘就势讲:“时候不早哒,发轿赶路吧。”娶亲的人象听到命令,一哄而上,将华英从众姐妹的哭声中拖出来,飞快地上了路。
     
     二十六岁的清柱终于娶了二十一岁的华英做嫁娘子。



 

双击自动滚屏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上篇文章:宽厚与仁慈:写作的多种颜色 (杨献平)

下篇文章:[原创]走玩黔东南——最后的枪族部落芭沙

 相关评论:

没有相关评论

 发表评论:

身份选择:会员 游客(游客不需要输入密码)
用 户 名: 密 码:
评论内容:
(最多评论字数:500)

点燃寂香(二站)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进入管理 | 关于站长 | 本站搜索

联系电话: 联系人:

琼icp备090051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