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您光临宽厚与仁慈:写作的多种颜色 (杨献平)_点燃寂香! 聊天室 I 论坛 I 企业建站 I

会员注册

I

本站搜索

I

收藏本站

当前位置:首页 >>>宽厚与仁慈:写作的多种颜色 (杨献平)
时钟
最新图文
更多……
统计数据
    会员总数:11
    今日文章:0
    文章总数:158
    今日访问:1
    本周访问:12
    本月访问:57
    访问总数:27773
本站投票
宽厚与仁慈:写作的多种颜色 (杨献平)
发表日期:2005/8/28 20:40:00 出处:椰树下文学网 作者:杨献平 发布人:bingge 已被访问 264

 

   

    越来越觉得:散文写作已经成为了一个程式化的东西——大家都在操作,在时尚和模仿,在追逐和练习。缺乏原创性,新异性和自我个性色彩。这样的一种写作趋势,让我感到了当代散文乃至后一个时期中国散文的无望。这种情况在当前显得自然而滑稽,本分而多余。勿庸置疑,这是一个人人都可以拿起笔来说出自己的心情和境遇的“消费”和“消闲”年代——正因为如此,强调散文的原创性、新异性和自我个性色彩,已经是十分必要的事情了。
  

    就我个人而言,仍旧在其中徘徊,接近与非接近之间,写作成为了一件令人头疼的事情。需要说明的是,我是一个不怎么把写东西当作人生的最重要一件事情来做的人。在文字中,作者操作的痕迹越是严重,作品愈是失败。个人的色彩越多,越是显露着另一种意义上的建立和颓败。我一向觉得,散文的民间情怀、内心灵魂、物象的逼近和深入、个性语言的建立乃至对周遭事物的深刻关怀,构成了它的基本素质。
  

     然而,在阅读中,一些前倾的个性化的散文作家把散文当作了自己的小小阁楼,在盆景的花香和窗户的一隅,吟风弄月,在窗台上跑马,地板上驾驶火车,在天花板上看见宇宙、上帝和天堂。还有的散文家,散文写得像“夹生得馒头”,在语言中看不到自己,看不到人间烟火、众人的呻吟和欢笑,乃至时代的尘埃和病痛——他们浅薄的精神呼吸是只是一些沸沸扬扬的肥皂泡而已。
  

    近些时候,我专门阅读了一些当红散文家的作品,读后,有感触,但大多是失望。原来大家极力传送和炒作的并不符合事实,只是给人一个带有欺骗性质的迷信和期望。与此同时,我也陆续收到一些散文作家寄来或者给我的个人散文著作。在阅读当中,每一个人的作品都有令人欣喜的东西,也有着深深的失望和不满。
  

    最先看到的是女散文家桂苓的《简单日子》(青岛出版社2002年8月第一版)。读后的感觉是舒畅,是充盈于内心的温情。这样的文字和读后的感觉,正是一个女性散文家和她作品所应当具备的。在《世界性的土豆》、《亲亲棉花》等文字,诗意、真实、雅致,有着冬日火炉的温暖感觉。桂苓是一位朴实、内秀,且不事张扬的女性作家。她的文字大致在自己的眼界和内心之内,仔细树理、发现和书写一种属于自己的心情感觉,乃至对周遭事物的认知态度。这是一个宽厚并仁慈的写作心态和心态,她的平静源自于对世界,对人对物的一种宽宥、理解和超然。要说得事,这样的写作是令人安慰的,她毕竟在某种时候体现出了一些令人宽慰的阅读体验。而诗人大卫的《二手苍茫》和《爱情股市》(云南人民出版社2004年1月第一版)则又是另外一番景象。《二手苍茫》中到处都是黑色或者说坚硬的幽默,而在那些幽默里面,包藏着的却是令人无法回避的愤怒、忧伤和悲悯。大卫的诗歌我没有读过多少,但他的散文和随笔却能够别开生面,可以说是继浪漫骑士王小波之后,又一个有着某种浪漫、深刻和理想主义素质的散文作家。
  

    大卫文字的机智和幽默在当前的散文界甚是少见。他的作品大都是信手拈来,自由开合,旁无禁忌,大有我与众人还不相干的独立特性。大卫善于在日常中找到容易被我们忽略,而又具有某种深刻意味的题材。他的《户口在,不远游》、《一筐浪漫主义的桃》是等作品,不但题目意象丰富,行文也突如其来,妙笔生花。阅读大卫的文字,千万不要随行就市,要多一个“心眼。”他时常会在不经意之间,蓦然错落开来,游离本捂,而直逼其他。江冠宇的散文集《剪碎忧伤》(2002年11月第一版)则是一个游子的姿态,所有的经历都在忧伤的记叙和回忆中成为了一种鲜明的生活剪影。在这本书中,江冠宇写到了陕西故乡、亲人朋友、美丽初恋、个人暗夜的思绪以及行走和和生活着种种影像。他的忧伤都是具体的,是带着某种现实或者梦想因素的,是自己对自己的灵魂检点,也是自己对自己,对生存、生命和时代的仰望、审视和思考。他写故乡的文字尤其优美:《月亮掉进水里碎了》、《雪落故园》等等是其中的代表作。对故土的热爱和依恋,时时回望和梦醒的忧伤都显得自然亲切,读来令人动容。而《彩云之南》、《夜游民俗村》等等,则是作家游踪所及,心有所感,并形诸于文字,熔炼于内心的内心乃至人格的写照。
 

   碧青是一个严肃而又质朴的人,她的散文集《谁会送我一双草鞋》(吉林摄影出版社2003年12月版)。书名动人,让人突生一种无限的惆怅感。碧青的文字题材大都在身边,在自己内心经历和体验过的那些物事当中。她的长城系列显然是一组对个人之与巍峨的长城的心灵和精神对话,是一个人在日日仰望的大器之上的思想和情愫积淀。她的另一些涉及到人物、草木和风景的作品,都是性情之作,物我的交融,情感的投射乃至生命的历练,都体现了一种原始真挚的个性色彩。阅读完她的这本散文集之后,我感觉到作者是一个温和而又倔强的人,是一个心细如针,又心胸开阔的人。她的温情、固执、专心和无时不在的思考,都是令人由衷感叹的。
 

   周瑞峰是一位70年代后出生的军旅诗人。需要说起的是,90年代中期以后,军旅诗逐渐失却了她应有的大气、铁血、悲怆,有如黄钟大吕一般的爆发力和震撼性。后来的一些军旅诗人虽然一直在努力探索新的军旅诗歌写作,但至今仍不成功。周瑞峰的诗集《风中的旅行》(中国文联出版社2003年10月第一版),显然是诗人的一个鼎力之作。收到的时候,在办公室打开,蓦然被他的一段诗句而感动莫名。在《爱情十四行》一诗中,周瑞峰这样写道:“你说:在我的开始里有着你的结束,我不愿意在我的结束里没有我的开始,我身体里有一些澄明的品质,一切美丽散发的忧伤在梦中做梦。”这样的诗歌,我总是觉得有着一些纯净而又令人忧伤的品质。军旅诗是一种大气纵横,铁马冰河,有着钢铁意志和战斗精神的诗歌,它的指向决不仅仅只是战争,更指向人心、人性,生命、生存乃至人类的灵魂、梦想和终极的命运。他的一些以军旅为题材的作品,字里行间充盈着一种热爱,还有激情和令人动容的悲切和忧伤,怀疑和确认的无奈与尴尬。
  

    以上朋友的作品,大都建立在宽厚和仁慈的写作基础上的,是作家用文字对世界、个己和他物的温情抚摸、关照和抵达。大卫的宽厚和仁慈只是借用了幽默和愤怒和假面,像是坚硬的棉桃,剥开之后,你才会发现和领略到它们的柔软。需要说起的一些看法是:碧青的散文在基调上的宽厚显得迟滞,温情而又缺乏深入的照耀,过分的理性和意识形态的守旧导致了她散文作品的某些方面的单薄和直白,逼仄和轻忽,她显然受传统散文的影响很深,如果能够跳出来,加强一下自己的人文意识和现代精神,那么,以她多年的散文历练,一定会写出更好的作品来。江冠宇先生的散文似乎也在传统的路数上打滑,写景抒情有时候流于大众化,个人的思考和感叹有些雷同和重复。如何更好地寻找自己的写作基点和写作方式,寻找更有效的语言和进入事物本质的武器,我觉得对他今后的散文写作至关重要。周瑞峰的军旅诗歌有着清澈明净的品质,忧伤的抒发和客观与激情的表达都是摇曳多姿的。但是,他的诗歌语言——词汇仍旧没有体现出自己的个性特色,仍旧没有找到属于自己的私人化语境。更重要的是,军旅诗歌不仅仅是歌唱,不仅仅是赞美和对某些庞大之物的敬仰乃至顶礼膜拜,还要具备怀疑、反叛和追问的品格和勇气。
 

   宽厚和仁慈,是写作的一个心态,是一个作家的内心品质,是成就优秀作品的根基。但仅仅具备这些仍旧是不够的。写作毕竟是个人的事业,是个人向大众,向时光的一种索取和交付。尤其是当前的散文写作,如何做到既不躲进小楼成一统,又不流于大众之间的一张随写随扔的纸片,我觉得是每一个写作者需要认真思考的问题之一。在写作中,我十分热爱曹丕“文以气为盛”的论断,气度宏大、丰沛连贯,自是上乘之作。当然,在这里,需要澄清的是,女性的散文家如果做不到大气度,那就好好做一个性情女子,在自我的抚摸、玩赏和思绪中,雅致、丰满、乖巧、清奇和淡愁何尝不是一种自然而永恒的美呢?伯兰特•罗素在《自由人的礼赞》中说:“事实的世界毕竟是不完善的;而如果使我们的判断依从于这个现实世界,就会有一个奴性因素存在。因此在一切事物中,就是通过把人从非人的权利暴虐中解救出来,从而提高人的尊严。”我觉得这句话放在文学写作中也尤为合适,写作的一个重要品质就是“提高人的尊严。”而如何把单纯的“提高个人尊严”转化成为一种普遍的“提高人的尊严”,才是我们每一个写作者努力并要做到的。

 

 

双击自动滚屏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上篇文章:从老屋走向风雨人生(郁大鹏)

下篇文章:清柱传奇(三)——智取婚姻

 相关评论:

没有相关评论

 发表评论:

身份选择:会员 游客(游客不需要输入密码)
用 户 名: 密 码:
评论内容:
(最多评论字数:500)

点燃寂香(二站)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进入管理 | 关于站长 | 本站搜索

联系电话: 联系人:

琼icp备090051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