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您光临天坑边的女人(原创)_点燃寂香! 聊天室 I 论坛 I 企业建站 I

会员注册

I

本站搜索

I

收藏本站

当前位置:首页 >>>湘西系列>>>天坑边的女人(原创)
时钟
最新图文
更多……
统计数据
    会员总数:11
    今日文章:0
    文章总数:158
    今日访问:1
    本周访问:12
    本月访问:171
    访问总数:28020
本站投票
天坑边的女人(原创)
发表日期:2005/4/22 12:28:00 出处:未知 作者:bingge 发布人:bingge 已被访问 469

    

      生活中的缘分竟如此奇特,我毕业分配到柳树垭工商所。安顿好一切,顾不得看一眼山村的秀媚风光,我一路小跑,扑向小山岗。我知道那里有朗然的读书声,还有我熟悉的身影……
    

    听到你早已不在的噩耗,我没有哭喊,我沉默,在沉默中搜寻着记忆。孩提时与你相处的情景历历在眼前,那至真至美的母女深情十几年来真是魂牵梦绕。我拿出几乎是生活绝望者自杀的勇气,给你写信。这信,只有化灰蝶伴香魂发向黄泉——不,发向蓝天。
    

   记得那是初秋,天气未退去夏天的炎热,你十八九岁,穿一件白底蓝花衫子,扣子是齐脖子紧紧地扣好的,一条灰布裤子,裤腿大得有些可笑。那一对长辫子不用皮筋,径直编到发梢上。爸爸替我去交学费,我与新交的小朋友玩一只小鸟,你笑着走来搭讪:你就是那个叫陈洁的?我点点头,只顾玩自己的。你说这鸟叫相思鸟。我们问怎么叫这个名字呢?她说你们把它抓来了,它妈妈就整天想它,就叫相思。我说老师我也想妈妈,她不要我和爸爸了,所以爸爸要到这里工作,他说离城里越远越好。你摸摸我的头,好一会儿不说话。你蹲下为我整理着打皱的纱裙,轻声问:“城里人都兴穿这个?”我说你想要我明天就送你一条。你笑了,说小了。我说可以叫我奶奶做一件大的。你说:“山里可不兴这个。”我说他们不兴你兴呗。你摇摇头,抿嘴直笑。爸爸来了,跟你说一些客气话,你显得很拘谨,脸也红了。
   

    小孩就是小孩,做事不知深浅。有一天我扯了一张桐叶卷成喇叭,到学校后面的水井里舀水喝,不小心掉进水里。小同学慌了手脚,你赶来将我拉起,我大哭不止。你抱着我,哄我,直到我哭累了,在你的床上睡着了。我醒来时,见你拿着我那件已被你洗干净的纱裙放在胸前偷偷地比试。我忽然想起自己几天前的承诺,半睡半醒地说,老师,暑假我奶奶会来看我,她最会做衣服了,到时候我一定让她给你做一条裙子。你摇摇头还是说,我们山里不兴这个。我说你是老师,可以教他们这么做呵。你还是摇头说,跟你说不清。
   

    爸爸在乡林业站工作,总是往深山老林里跑,老把我托付给你,大部分时间我都住在你那里,我们每晚做伴,有时说话说到很晚。你向我打听爸爸和妈妈的情况,我说不清,只说他们吵架,后来妈妈就去了很远的地方。你听完我的话就轻轻地叹气,搂着我说:“我这么大时也没有了妈妈。”你的眼睛红了。
   

    到了暑假,奶奶真的下乡看我们来了。那天你和奶奶一起在溪里洗衣,奶奶是老教师,教书有经验,你们在一起有说不完的话。我一个人 玩很寂寞,就在你们说话时捣乱,奶奶说我,我坐在石板上生气,你走过来,掏出一把花花绿绿的糖纸,说教我折小彩人儿。你一口气折了好几个,有跳舞的、打拳的、唱歌的,我玩着这些美丽的小彩人儿,发现他们都有一个共同处,都穿着裙子。我高兴地大叫:“这些小彩人儿是我!”我双脚在水里拍打着,弄得你一身水。你干脆和我打起水仗来。我们在溪水里跳来跳去,凉酥酥的山泉水点点滴滴浸入我们的心脾,我们的笑声回响在山里。爸爸来了,他看到我们的欢劲,站在溪坎上,笑了,奶奶也笑出了泪。我得了援兵,更是得意非凡,叫爸爸下来帮我,他跑下来竟往我身上浇水。我生气地说:“爸爸你怎么跟老师一个心眼!”这句话一出口,你和爸爸都停了下来,你们的脸都红了。奶奶走过来,骂我小孩子不懂事,牵着我去晾衣。我嘟着嘴回头望见你双手放在胸前,低头站在这边,爸爸双手背在后面,低头站在那边,你们中间是潺潺流淌的溪水……
   

    又一个暑假到了,有一天爸爸将我从老师那儿接走,他说我们要回城里了。我说我们回城里了,老师怎么办?在我心中老师已是我们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了,爸爸说老师还有许多学生,她要留在这里教她的学生。
   

    山村的夜很寂静,凉凉的风摇曳着树枝,爸爸将我早早地催上床,自己却望着窗外的月亮发痴。我迷迷糊糊,不知是醒着还是在梦里,只见门“吱”被打开,闪进来一个人影。
    “我早就知道这里不是你们久留的地方,这是我给小洁做的布鞋,夜里灯暗,手工不好,莫嫌。”那是你的声音。
     “谢谢,只是……”
     “只是小洁的拼音让她的新老师多费些心事。”你打断了爸爸的话。
    你们沉默了,空气也好象凝固了。好一会儿,你才鼓足勇气说:“能不能把小洁那条裙子给我作纪念。”
     “呵,那个,不适合的。”
     “我就喜欢那个。”你丢下这句话转身跑了。
     送行的队伍中没有你,我心里特别难受,爸爸跟送行的人道别也显得心不在焉。
    

    又过了几个穿裙子的夏天,爸爸已经当了林业局的局长。有一天爸爸说要去柳树垭检查工作,我催着奶奶连夜给老师赶做裙子,好了我的心愿。爸爸下乡去了,他带走了我的心愿,也带走了我的牵挂。我的心早就飞到那山村小学里去了,我在课堂上都想象你接到礼物的情景,还有你见到爸爸不知有多高兴。
   

    可是爸爸从柳树垭回来后情绪一直不好,整天阴沉着脸,坐在那儿抽闷烟。奶奶告诉我,不要惹爸爸生气,他心里苦。从此,只要一提起你,爸爸就大发雷霆。我开始不满爸爸的态度,埋怨了他许多年。直到现在,我才明白这一切。
   

    你娘死得早,你爹一个人拉扯大四个孩子,你哥是残废人,你好比是老大,必须承担起养家的重担。村里的李家有个儿子在外做生意赚了钱,见你手巧,长得又好看,就暗地里给你爹塞钱,给你订下了这门亲,花钱买你去山村小学教书。这一切你都不知道,你以为他们真的看上你在学校时成绩好。一张铺天盖的大网将你死死地捆住,你知道真相后,哭着叫爹救你,你说李家那个人在外面无恶不作,你是绝对不嫁的。你爹无奈地说不嫁不行,你们家已经用了别人许多钱了,还不清了,他叫你认命。
    

    爸爸下乡送裙子时,正是你咽泪吞苦拜天地之时。我那时太小,不懂感情之事,现在才明白你和爸爸爱得有多无奈。难怪爸爸至今单身,她是心里放不下你。
    

    你嫁到李家后,他们就不让你教书了。你丈夫一年才回来几次,有时回到家还带上外面的女人。你麻木,拼命地干活,把精力都放在地里、家务上。你身体一天天消瘦,面容憔悴。你丈夫嫌你,动不动对你拳打脚踢,打得你遍体鳞伤。一年后,你生下一个女儿,李家人说你是个背时婆娘,一家人骂你不中用,没有给他们生个接烟袋的。第二年你又有了身孕,公婆请人给你拿脉,说这回是个男胎,一家人喜不自禁,你丈夫也在家里住了几个月。哪知 你生下的偏偏是个死婴!他们怒火万丈,破口大骂,你当即昏死过去。不知过了多少个昏昏沉沉的日日夜夜,你醒转过来,时而恸哭,时而狂笑,最后你爬下床,一步一步地挪到村口的天坑边,奋力地跳了进去……两个月后,李家又娶了一个女人,村里人再也没提起你。
   

     这时我已经走到了溪坎上。像多年前爸爸一样,我站在溪坎呆望着,想见到那一幅欢乐的三人戏水图,可是什么也没有,只有潺潺溪水如旧。仰望天空,蓝天上飘着几朵白云,老师,哪一朵是你呢?

 

双击自动滚屏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上篇文章:苦楝花(原创)

下篇文章:栀子花儿开(原创)

 相关评论:

没有相关评论

 发表评论:

身份选择:会员 游客(游客不需要输入密码)
用 户 名: 密 码:
评论内容:
(最多评论字数:500)

点燃寂香(二站)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进入管理 | 关于站长 | 本站搜索

联系电话: 联系人:

琼icp备090051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