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您光临苦楝花(原创)_点燃寂香! 聊天室 I 论坛 I 企业建站 I

会员注册

I

本站搜索

I

收藏本站

当前位置:首页 >>>湘西系列>>>苦楝花(原创)
时钟
最新图文
更多……
统计数据
    会员总数:11
    今日文章:0
    文章总数:158
    今日访问:1
    本周访问:12
    本月访问:171
    访问总数:28020
本站投票
苦楝花(原创)
发表日期:2005/4/21 22:57:00 出处:未知 作者:bingge 发布人:bingge 已被访问 390
 

 

 

     那是民国十三年的七夕,牛郎织女鹊桥相会的日子。

     苦楝花在娘肚里闹腾了三天三夜后才落地。见得是个女丁,娘抓爹的手巴巴地求,放她一条生路吧,就昏死过去。这巴巴地一句话,让苦楝花幸免被溺死在尿桶里的厄运,捡回一条苦苦贱贱的小命。就象坡上青青的苦楝树,春天开出一片片紫莹莹的碎花,秋天结出一串串象牙黄的小果,苦楝花常年沐浴山风朝露,在山里恣意看长起来。十二岁那年,邻寨金家第五个儿子刚刚“挖周”,五岁上死了娘,七岁上又死了爹的苦楝花就被族长送到金家当了童养媳。从此后忍痛受饿被骂挨打成了家常饭,苦楝花过着猪狗不如的日子,一年四季两眼黑抹抹的熬不出个头。砍柴的苦楝花站在青青的苦楝树下巴巴地打望着寨口那条弯弯的山路,不知它伸出何处。

    十四岁的那个春上,三月三,蒿子粑粑扎蛇眼,婆婆瞩苦楝花到对门坡上扯蒿子。太阳偏西的时辰,苦楝花动了心计儿,慌慌地丢下一背篓蒿子,顺着弯弯的山路一口气就跑下了山。那一天正逢山下的七甲坪赶场,墟场上的人们早已散去,苦楝花在歌场边巧遇走乡串寨唱歌为生的土家歌手蒿草姐儿。她悲戚的哭诉牵动了土家歌手的心,蒿草姐儿带着苦楝花星夜逃跑,苦楝花从此当上土家人唾骂的“走脚(即逃婚)娘”。跟着蒿草姐儿唱歌为生的苦楝花,生成是块唱歌的料子,那嫩生生的歌喉象黄莺婉啭;那甜沁沁的嘴子好比树上的八哥儿乖巧,她成了土家人欢喜的歌手。可惜名气越大越难藏身,不出一年,族长派人将她抓回。八月十五正是家家团圆的日子,苦楝花被绑在张家寨子水沟边的苦楝树下示众,午时就要镇水处死。7岁做童养媳,14岁不堪夫家凌辱当了“走脚娘”,尔后逃到张家寨子与张老太爷成婚的张老太太,以“要杀苦楝花先杀我”放泼,救了她一命。那以后,苦楝花以“走脚娘”的恶名被金家赶回娘家居住,后来终难忍受乡亲族人的冷言白眼,离家出走,四处游乡唱歌,会友拜师。苦楝花不识文断字,却是极有灵性的土家女子。她记性好,灵气精神,将学来的天文地理、四书五经、琼林幼学、增广贤文、俗语妙言、成语古典一应地顺记倒背得滚瓜烂熟并在歌声中运用自如。走出山寨的苦楝花象一只高飞的凤凰,辗转各地,摆擂赛歌,所到之地,歌手云集,竟无一人胜她。那些日子苦楝花过得象行云流水,真个是歌里唱的:白日唱歌润歌喉,晚上唱歌当枕头。一年四季歌当饭,烦闷全靠歌解愁。

     女大十八变,苦楝花长到十六七岁成了一只金凤凰,云盘大脸樱桃儿的嘴,一双眼睛赛得过山尖尖上的启明星,乌溜溜的辨子软闪闪的腰,走起路来两脚生风,好比燕子掠过水塘。那些土家后生哟,不知拆断了几道道篱笆,踩死了几畦畦菜地,一年四季硬是痴情地跟着苦楝花的歌声后头转。于是,添油加醋的谣风四起,张家又派人将她抓回。苦楝花这回有了长劲,她不依,以歌抗争。族长以歌赌她,说只要你苦楝花以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百千万数字顺着又倒过来唱一首歌,张家就不干涉你,让你唱一世,否则就回张家寨子听任处置。这世界上没有难得倒苦楝花的歌,她当场随口唱道:一笔难写两个张,三伯四叔听端祥;五六七岁丧父母,八九十岁当童养。百样打骂我受尽,千般苦愁对谁讲!万语千言难开口,百无聊奈走他乡。十指咬破无法施,九死一生盼重阳。八方求救无人应,七巧上弦月无光,六月天热我心冷,五湖四海难体谅?三天将我打两场,不如一死见阎王。众人感念苦楝花凄惨的身世,又佩服她超人的歌才,满场人流着泪水为她鼓掌叫好。族长口服心服,只得作罢。

     那一天人群中有一位叫向子尧的土家后生被苦楝花的身世所感动,更被她超人的歌才所倾倒,从此追随苦楝花的歌声,心里扑辣辣地生出痛生生的爱情来。只可惜苦楝花受众人爱戴,走乡串寨唱歌营生,为人排忧解难,与人同喜同悲,无缘知晓子尧的心事。苦楝花十八岁那一年的六月六,土家人为了纪念农民起义领袖覃后王的就义,家家户户照例“晒龙袍”;在乡场上唱傩愿戏、跳茅谷斯舞、表演鬼谷子神功,斗画眉儿,唱山歌打擂。那一回子尧扮作英武俊气的覃后王,身旁彩旗飘飘,兵将神勇。游行队伍路过赛歌场,人们纷纷踮脚瞩望,站在歌台上的苦楝花与子尧四目相对,直觉眼前一阵雪亮。心儿无端地突突狂跳。从此,苦楝花得了相思病,日里夜里,不得安生。又是一年的盘歌会,相思的人儿不能再等待。苦楝花试着开了口:男男女女上歌台,恨我肚里无文才。心想与哥唱盘歌,干田螺蛳口难开。子尧被后生哄上歌台,开口问了个明白:干田螺蛳口难开,为何不带信件来?一付鱼网吞下肚,万千疙瘩解不开。予尧如此大胆当着众人的面追问自己的心思,苦楝花顿觉红霞飞上双颊,羞答答只得表露真情:万千疙瘩解不开,花针落肚挂心怀。请哥进屋歇歇脚,蜂糖当作清茶筛

    十九岁的苦楝花与大户人家的少爷向子尧大胆相爱的消息在土家山寨传开,予尧更是追随她走乡串寨,妇唱夫随,成为土家人的爱情佳话。张家族长以一女不能二嫁为由,想拆散这对美满的鸳鸯,苦楝花与向子尧至死不渝,订下了海誓山盟:夜同床来日同行,死后二人共座坟。清明祭扫共碗酒,纸钱烧化也不分。子尧的私奔也触怒了向家,向老太爷亲自带领家丁捉拿子尧。子尧被抓回向家大院后,有说他被送出远门读书的,或说他积忧成疾病死的,从此杳无音讯。

    竹篮打水一场空,苦命的女子又成了单飞的鸟儿。苦楝花仍旧以唱歌为生,思念子尧时便唱起凄楚的相思歌:脚踩门坎手板闩,垫起脚跟望郎还。来来往往人不是,相思泪水可行船。第二年土匪猖獗,抢吃抢穿抢女人。苦楝花被土匪头子覃二杆子掳上山当压寨夫人,她宁死不从,趁覃二杆子抽袋烟的功夫,逃到歌场边纵身跳进了天坑。那一年的六月六哟,土家人在天坑边唱了七天七夜的歌。百十位歌手轮番接唱,男女老少齐声同唱,歌声起起伏伏,悠悠荡荡,直唱得青山颤动,树木低头,山溪呜咽,吊脚楼嘎嘎作响。

    那是民国三十三年,二十岁的苦楝花没能熬到好日子。

 

 

 

双击自动滚屏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上篇文章:喜背篓柴背篓(原创)

下篇文章:天坑边的女人(原创)

 相关评论:

没有相关评论

 发表评论:

身份选择:会员 游客(游客不需要输入密码)
用 户 名: 密 码:
评论内容:
(最多评论字数:500)

点燃寂香(二站)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进入管理 | 关于站长 | 本站搜索

联系电话: 联系人:

琼icp备09005167